温房网多伦多

温哥华房产网
新闻首页 > 加国万象 > 温哥华“太空人家庭”隐匿财产,离个婚扒出4100万!

温哥华“太空人家庭”隐匿财产,离个婚扒出4100万!

2019-05-21    温房网    点击量:2188

离婚争财产的见过,争4100万刀这么多的,应该只有有钱人见过。

 

BC最高法院(BC Supreme Court)最近审理了一宗国际离婚官司,法官判决一名非常富有的新加坡籍男性医生,必须交出自己1600万加元的财产,向前妻提供每月10万加元的赡养费,以及前妻的赡养费合计高达550万元。法官还要求该男子需为在UBC就读大二的女儿,提供61.2万元的子女抚养金。

 


该男子早前任职于新加坡中央医院,是知名脑科医生,与前妻争夺4100万财产,最后前妻获得1600万,她和孩子还额外获得610万的赡养费。前妻的律师说,这起离婚案的金额是“破记录”级别的。

 

这起官司还抖出来了这个脑科医生的奢侈生活,让我等凡人开了眼界。与他争财产的前妻更是在19岁时就上演“小三上位失败、怀孕上位、独守空房、婚变争财产被骂成‘肥婆妓女’”的戏码。

 

先来看看两人小说般的“一见钟情上位史”。

 

这名知名的脑科医生是现年69岁的戈壁纳丹(Gobinathan Devathasan),目前他在新加坡伊丽莎白山医院拥有自己的脑科私人诊所。在这之前,他在英国获得脑科医生资格,1984年与护士前妻Christie Kanti Devathasan在新加坡中央医院一见钟情。

 


当时戈壁纳丹34岁,小护士是实习生,只有19岁。

 

两人当时都是各自有家庭的人,彼此双双出轨。戈壁纳丹和当时的妻子育有一名儿子,小护士和当时的丈夫没有孩子。当时戈壁纳丹也没有娶小护士,就这样过了三年.

 

1987年,小护士意外怀孕了。戈壁纳丹显然不想要这个孩子。但无论他怎样劝说,小护士都坚持要生下来。那年9月,小护士诞下一个男孩儿。可爱的孩子并没有使戈壁纳丹回心转意,他向刚刚生产完的小护士提出了分手,并冷漠告知:“你自己非要生,那你就自己负责养,这孩子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


就这样,小护士一个人抚养孩子至约1994年左右,戈壁纳丹在那段时间内也和当时的老婆有了二胎。然后,小护士就不再从事护理行业,转行当模特了。

 

一个有了二胎和原配幸福快乐的在一起;一个找到了新的事业,是否意味着两人从此以后再没交集点?

 

缘分总是那么奇妙,两人在1993年又开始旧情复燃,小护士甚至还重操旧业跑到戈壁纳丹的诊所又当起了小护士。戈壁纳丹的老婆也终于发现了她就是小三,提出与戈壁纳丹离婚。

 

1997年,两个人修成正果,富豪医生和小护士终于结婚了,小护士也终于摆脱了“小三”这个头衔被扶正。两年后两人又生下一名女儿。

 


戈壁纳丹靠着自己做精神内科医生的收入,投资了多处房产,身家不断升值。2004年,已经富得流油的他,决定拿个外国身份,移民追求更好的生活。2003年时,戈壁纳丹决定投资移民温哥华。

 

在投资移民政策下,戈壁纳丹一家人用50万加元拿到了永久居民的身份。小护士在2004年六月和两个孩子移居加拿大,戈壁纳丹则留在新加坡,成了太空人家庭。

 

两人当年似乎很恩爱,戈壁纳丹每年都会来温哥华探访孩子和小护士几次,小护士过的也很不错,她把自己和孩子的生活形容为“奢华”,尽是金银珠宝、名贵跑车、奢华家具艺术品、打飞的长途旅行度假。

 

图片来自网络,图文无关


小护士和戈壁纳丹的两名孩子似乎也被教育得很好。儿子现在是一名专业工程师,女儿则在UBC修读艺术系二年级。

 

没想到在2015年时,两人20多年的感情开始崩塌。

 

小护士2016年7月在加拿大发起离婚诉讼,要知道,在加拿大离婚的代价是很大的,戈壁纳丹试图将案件转移到新加坡审理,但并不成功。

 

戈壁纳丹不仅想要甩掉腻烦了的妻子,还想一毛钱抚养费不出。除了在提出离婚前,就暗地疯狂转移财产,把自己最赚钱的诊所,转移到澳洲的儿子(与第一任妻子所生)和一名诊所员工名下。

 


他还在BC最高法庭上放话:“我从现在到死,都不会付一分钱的赡养费,不管谁下令。”

 

法官认为戈壁纳丹从这段婚姻中受益较多,因为妻子为他抚养孩子长大,他就不必花时间顾家务以及育儿事宜。这样一来,他就可以专注于职场赚取丰厚的收入,育儿方面大部分的责任就交给妻子。

 

移居加拿大的决定让妻子相对来说处于劣势。妻子得辞掉工作,长期专注于这段传统的婚姻,这限制了她的收入能力。

 

法官指出,根据加拿大的法令,若没有特殊情况,夫妻离婚后总资产必须平分。

 


两人的总资产约是3800-4100万加元,包括:19个银行投资账户,600多万西温豪宅,滑雪胜地Big White的度假屋,温哥华市中心Georgia酒店的顶级奢华公寓,150万的Merritt牧场,130万的多伦多公寓,800万的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,以及在新加坡、佛罗里达、马来西亚、泰国的各种度假屋。

 

法官认为戈壁纳丹很有可能会不尊重庭令,拒绝每月支付近10万元赡养费给妻女,因此要他一次付清总额610多万的赡养费,并且妻儿还可以在未来决定是否要申请更多赡养费。

 

恼火的戈壁纳丹在离婚期间,不择手段阻碍离婚诉讼进行。

 

他向加拿大法院和多个政府机构“投诉”,声称早前下令冻结他资产的女法官“自动打开双腿”,与妻子的律师有染。他还向女儿的大学UBC发送信件,想要让她难堪。他甚至开始骂自己的妻子是Fat Prostitute(肥婆妓女)。

 


呃,爱情真脆弱,昔日一见钟情的小护士现在居然是“肥婆妓女”。

 

“不作死就不会死”是真的,就是因为这些不当行为,造成诉讼比一般离婚案更加复杂昂贵,因此法官最终下令他必须承担妻子大部分的律师费,确切数额将另外审理。

 

戈壁纳丹的家庭财富主要来源,当然是行医赚取的钱,还有他在房地产上的投资。两人平分资产后,戈壁纳丹依然在新加坡、泰国和马来西亚拥有7套房产。伊丽莎白医院、一辆19.4万玛莎拉蒂Gran Cabrio、9.2万的奥迪A8L、20万的波斯地毯,以及价值约16万加元的名表也属于他的个人资产。

 

小护士则拥有Georgia酒店的公寓、西温的房子,价值250万加币的佛罗里达的一套房子、牧场、Big White的度假屋、一辆30.7万的劳斯莱斯、一辆9.8万的陆虎揽胜,还有一辆8.5万的奥迪 RS7 Quattro。

 


2016年,在小护士提出离婚之前,戈壁纳丹提议与他的成年儿子一起购买价值265万元的西温哥华房产,并支付48万的押金。为了避免外国买家的税,戈壁纳丹拟定了一项协议,隐瞒他对该物业50%的实际拥有权。后来,在他的妻子提出离婚后,戈壁纳丹拒绝完成交易,收回了他的押金。作为离婚协议的一部分,法官因为浪费家庭资产而对戈壁纳丹进行了处罚。

 

新加坡媒体联系上戈壁纳丹时,他告诉记者,主审这起离婚案的法官是一名公平的好法官,所以自己并不打算上诉,这起离婚诉讼案一个月内将会有最终结果。

 

额,估计是之前作得太狠,代价太大了……


欲了解房源详情,请致电:778-999-7777 ,或关注温房网,更多资讯为您呈现。

我们拥有专业的顾问,为您推荐最合适的房源。

免费咨询热线:778-999-7777

温哥华房产 温哥华买房 温哥华房价 温哥华置业 温哥华房地产投资
登录
账户: *
密码: *
保持登录状态

如果您尚未注册,请点击此处注册

如果您忘记了密码,点击此处找回密码

 深圳   广州

姓名:
* 必填
手机:
* 必填
提 交

恭喜! 您报名成功!

我们的客服将尽快和您联系

正在提交...